手機訪問
愛開大學生短篇小說

河套詩經

河套詩經一  
爬山調,夯歌,二人臺是河套人的詩經。  
【大草原游牧民族的長調短唱,與走西口帶來的新的劇種糅合在一起,形成了獨特的草原文化;草原文化又有了新的發展,形成了獨特的新文化】  
一.夯歌  
蔚藍如夢的天空,被晚霞染成了一片玫瑰色。在生產隊勞累了一天的后生疙蛋們,不用誰請誰叫,都早早地來到了蓋房工地,參加農村蓋房的最重要,也是第一道工序:打石夯,砸壓堅實的房基礎。
在五六十年代,農村都是土房。講究娶媳婦必須蓋新房,兒子快要到結婚年齡的父母親們,自然要早早地把新房蓋好,迎娶兒媳婦進門。農村的房子十分的簡陋,根基不放石頭,更談不上放磚,地形干燥的土房住個二三十年,地形潮濕又有鹽堿的土房,十年八年房子就要倒塌,打倒重蓋。那時,蓋房子也不是什么太困難的事。生產隊長給你批二車麥草,自己在自留地里壓上二三分土坷垃就行了。至于檁條,椽子之類,生產隊會按最低價賣給你,也不用交現錢,年底分紅時扣下。  
打石夯需要八個人一起抬,有一個專門喊夯的。喊夯由一個有藝術細胞,腦子靈活,嘴皮子又來的快的人擔任。喊夯的人是總指揮,打夯打得好壞,前進后退全靠他指揮。打夯要求“三平壓二角雙工,”三次平行打后,再壓二次之間的中心。根基四周為了更堅實,比其他地方多打二遍。  
喊夯歌是有套路的。首先是起套調:“唉——,”是長長的一聲。“眾位鄉親們請起來,快把那小時砵砵抬起來呀!”這時,抬石夯的八個小伙子一起用勁,雙手把石夯托在胸前,口中齊呼“好好嗨喲!”然后舉過頭頂,隨著喊聲,石夯按節奏落地。喊夯的人還要時時提醒:“小石砵砵本是石磙磙,誰不用勁誰受痛呀。”讓抬夯的人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誰不用勁容易偏夯受傷。  
等抬夯的人心齊了,勁擰在一起來了,喊夯的人喊的節奏加快了:“唉,要說山咱就說山,咱們背靠大陰山。  
寧夏有個賀蘭山,楊家將落難那個二郎山。  
平頂頂的小紅山呀,緊緊靠著大排干.唐僧取經要過火焰山……  
唉--你看那邊走來個老仲三……  
“好好嗨喲!”抬夯的人已經累的上氣不接下氣,這時喊夯的人再長喊一聲:“唉——,眾位鄉親們聽我言,”聲調一慢,抬夯的人要長長的呼喊:“好——好——嗨嗂——”手將石夯輕輕地放在地下,小息一會兒。  
不倒三五分鐘,隨著喊夯的人:“唉——”一聲叫板,新的一輪打夯緊張地開始了。  
這時也正是喊夯的人賣弄本事的時候,酸的、甜的、苦的、辣的喊夯歌隨編隨唱,有緊有慢。在哄笑聲中,抬夯的人也不累了,來了精神。  
這喊夯的人,把天上的,地下的,遠的,近的,傳說的,現實的串聯在一起,又要押韻上口編成歌,實在了不起。我常想,如果把喊夯歌整理出來,也是咱河套的藝術瑰寶。  
喊夯聲甜甜酸酸,苦苦辣辣,八個小伙子齊聲呼喊,再加上農村田野空曠,早晨傍晚空氣潮濕,聲音傳的更遠更洪亮。可以傳到十里八鄉,自然吸引不少人。還有的人專門來看來聽,黑壓壓的一片。  
觀眾越多,喊夯的越來勁,小伙子們越賣勁。說不定那一個姑娘小媳婦正注意自己呢。小伙子們在打夯時,衣服脫的只剩二股巾背心,胳膊,胸前的疙疙瘩瘩的肌肉顯示出青春的活力,身體的壯實你說能不吸引姑娘們的目光嗎?  
特別紅火的是那些孩子,跑前竄后,打打鬧鬧,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天大黑。這時,房地基已經打好,該收工了。如果父親打夯,兒子自然也是小客人,理直氣壯地來個肚皮滾瓜溜圓。  
日子苦,人們不覺得。一家有事,全村幫忙,形成了習慣。我在農村的三四十年間,村子里的房子翻蓋了三茬,誰也沒有要過一分工錢。特別是孤寡五保戶,鄉親們更是照料無微不至,房子漏雨了有人給抹上泥,生了病有人送醫院。水有人擔,柴米有人管。人人見面樂樂呵呵,天大的過節,一笑就完。  
這夯歌,就是來源于爬山調。  
二.爬山調  
爬山調,是土生土長在內蒙古河套地區的:“詩經。”它樸實無華,天籟自鳴,平中見奇,真情感人。爬山調它是山野草地,田間地頭勞動人民心聲的自然表露,又是內蒙古西部地區人民的社會歷史,時代生活和風土人情的一面鏡子。有著悠久的現實性與傳統性,伴隨生活而來。是勞動人民在社會生活斗爭中,用汗水和血淚澆灌出來的花朵。  
爬山調字字血,聲聲淚,是勞動人民的生活縮影,又是他們的集體智慧和藝術的結晶。爬山調唱了多少年,多少代,誰也說不清。有一首爬山調歌詞里唱道:  
“朝朝唱,代代唱,也不知道唱死了多少老皇上。”  
爬山調內容極為豐富,塞外地區的人生百態,,習俗風情,山川樹木,鳥獸魚蟲,天文氣象等全部納入歌中。  
爬山調和其他民族的歌謠一樣,是國粹,是應該保護和發展的。  
特別是爬山調,有著廣泛的群眾基礎,老百姓稱它為“山曲兒”“新詩經”,  
它跨越新舊二個時代,內容極為豐富多樣化。舊社會,它有攬長工歌,拉駱駝歌,童養媳歌,抓壯丁歌,逃婚歌等;新社會有歌頌黨和毛主席的歌,歡慶解放的歌,歌頌新人新事的歌等。  
土生土長的爬山調歌手們,腦子活泛,記性好,更可貴的是即興發揮,有人戲稱:“爬山調調子多,緊唱慢唱一笸籮。”  
站在黃河畔的三哥哥唱:“黃河水呀不斷流,三哥哥我的曲兒不斷頭。”  
受了屈的三妹妹唱的是:“脫了毛的鷹鷂飛不高,花翎翎喜鵲落在臭水濠。”  
被媒人欺騙,婚姻不幸的婦女唱的是:“槍崩鬼媒人五雷錐,吃了他的心肝熬了他的肺。”這土生土長的爬山調,曾經被政治利用,該唱流行的政治口號。特別需要在1958年人民公社時期,流傳的那首:“單干好比獨木橋,走一步來搖三搖。互助組好比石板橋,風吹雨打不堅牢。人民公社是金橋,通向天堂路一條。”  
這首詩成了河套人的詩經,也是全國人民的詩經。  
在墻上,黑板報醒目的位置上,學生的課本上,報紙廣播上,天天唱這首詩歌。有的人在夢里,笑醒了,到了天堂。  
人民公社真的是天堂嗎?說起來那個時代的人們,是完全相信,都要大步流星到共產主義,到天堂去。  
我把自己的切身經歷,寫出來,讓年輕的一代,對過去有一個粗略的了解。  
人民公社見聞錄  
1958年,高級農業生產合作社,在極短的一個月時間,重新改組為人民公社。實行一大:大規模;二公:公有制。  
所謂大,就是將原來一二百戶的合作社合并成四五千戶以至一二萬戶的人民公社。所謂公,一切財產上交公社,多者不退,少者不補,在全公社范圍內統一核算,統一分配,實行部分的供給制。下面講述我經歷的幾件事。  
大辦食堂  
1958年9月,我到到離家五里的二道橋紅旗小學讀書,正趕上人民公社辦大食堂。在辦大食堂前,社員把家里喂得雞豬牛羊馬兔子全部入了社;社員家里的糧食蔬菜鍋碗瓢盆也全部交給了食堂,社員在食堂吃飯不要錢,一步進人了:“共產主義”。  
原來一家一戶喂的豬牛羊馬兔和雞,現在集中在一起,喂不好,出了毛病就宰殺,所以大食堂是天天有肉吃。  
還有一部分人串生產隊吃共產主義飯,一生產隊吃好的,其他生產隊的來吃,還要歡迎,常常砸鍋【不夠吃】,我們學生也沾光,在學校附近的生產隊吃了幾次飯,后來被禁止了。原來是本隊社員意見紛紛,大批殺豬宰羊,不到二個月,豬圈里沒有豬,羊圈里沒有羊,雞全部得瘟疫死了,糧倉見了底,大食堂給社員的生活帶來災難性的后果。  
這個:“人民公社是金橋,通向天堂路一條。”的路更艱難了。  
放衛星,糧食堆到白云間  
我記憶最清楚的是三道橋人民公社墻上的一副漫畫,在太陽下,一個老農民坐在糧食堆上,和天空的白云相連,老農民正在得意洋洋地吸煙,漫畫題目是:糧食堆到白云間,就著太陽吸袋煙。  
糧食真的打下那么多了嗎?其實不是,全是放衛星放的。  
旗里召開三級干部會議,讓大隊生產隊干部報產量。你如果如實報,就是保守思想,其他干部斗你的保守思想,連覺也不讓睡,你如果多報超過了最高產量的生產隊,就可以休息。會務秘書處宣布你放了衛星,報紙和廣播報道你的典型,還要得獎,甚至官位高升.就是毛主席說的,人有多大膽,地有多高產.  
你一顆衛星,我一顆衛星,一畝地高粱畝產量上了十萬斤。旗里和公社開現場會,把其它地里的高粱穗子全部拉到一塊地里。前來開現場會的大小干部個個心知肚明,誰也不說什么,萬分虔誠地看著這顆一畝產十萬斤高粱的衛星。  
同年,毛主席要求大煉鋼鐵。鄉村和城市機關單位,也開始土法煉鋼。把辦食堂時,家家戶戶偷偷留下的鐵鍋,舀水銅瓢,菜刀,甚至剪衣服的的剪子都強迫交到煉鐵廠,砸碎煉鐵。不管煉鐵成功與否,一出爐就敲鑼打鼓到公社,給毛主席報喜。成熟的莊稼,爛在地里無人收割。  
再加上人民公社的八大員:宣傳員,衛生員,記工員,飼養員,文化員,炊事員,購銷員,管理員等脫產人員,到莊稼地里干活的人減少了一半,形成了自留地里打沖鋒,集體地里磨洋工.你說,能打下糧食嗎!  
陽婆婆下曬肚肚  
1959年冬天,人民公社大食堂大多數已經揭不開鍋,解散了,人們的共產主義夢破滅了。  
沉住氣的社員,從草堆里,地下刨出埋藏下的鐵鍋,菜刀,勺子等。大多數的社員重新置買鍋碗瓢盆,猶如雪上加霜。  
生產隊的糧食全部交了備戰糧,吃糧靠返銷。在1960年,供應過每人每天四兩玉米面。人們為了活命,掏挖完了苦菜,掏挖灰灰菜,羊辣辣等充饑;到了冬天,把裨谷子,玉米脫粒后的芯子加工成無糧面分給社員充饑。還有的社員剝榆樹皮搗爛吃,挖老鼠洞,找可以吃的.....該吃的全吃了,不該吃的也吃了。  
雖然生活艱難,我們還要繼續上學。教室里沒有火爐子,桌凳也不齊全。不少的同學坐在泥臺臺上學習。我們肚子里沒有食,教室里冰冷,渾身上下瑟瑟發抖,有的同學開始跺腳取暖,還是不頂用。郭有文老師有辦法,叫我們集體到太陽底下曬肚肚。自己把自己的爛衣服撩起來,讓太陽曬肚皮。這果然是個好辦法,不一會,肚子里熱起來,渾身暖和。我仿佛看到了身邊的一個同學,薄薄的肚皮下綠綠的腸子在蠕動,不由自主的叫出聲來,讓老師好好一頓訓。  
這些真實的事情,現在回憶起來還歷歷在目,不可以抹去.我常常給孩子們講述時,他們只當故事聽,難為他們了。人們有了新的爬山調:集體地里磨洋工,自留地里打沖鋒。【因為社員有了自留地和飼料地】  
大麻袋小口袋,誰不偷呀誰帶害。從上面的爬山調可以看出,人民已經對大集體態度。  
二人臺是內蒙古西部河套地區的土生土長的地方小戲。據專家考證,河套地區是爬山調和二人臺發祥地。是河套人民喜聞樂見的民間藝術形式,一歌一戲有著內在的必然聯系。  
二人臺它像嬌美的山丹丹,盛開在塞北的廣大地區。在農村集市,廟會,社火,物資交流大會,紅白事宴等地演出。  
解放前人們把二人臺演員叫做:“打玩意的”“唱戲的”,受人歧視,死后不能進祖墳。  
二人臺小戲班,就地簡單化妝,配上幾件簡單的樂器:笛子,二胡,揚琴,梆子等,就可以開場。  
二人臺有些劇目是直接從爬山調改編的,如【打櫻桃】【種洋煙】等。二人臺劇目上百個還要多。  
二人臺唱腔音韻諧美,流暢自然,鏗鏘入耳,容易口記耳傳。不少二人臺演員是文盲,劇目看上個三倆遍,就能上臺演出。  
二人臺的串話,上場詩,繞口令,呱嘴等形式每一個字都合轍押韻,表演起來節奏明快,語調流暢。  
為了一口飯,二人臺演員奔波在鄉野田間。到處趕廟會,辦社火,獻藝賣唱,今天給李家祝壽,明天給王家娃娃過滿月打坐腔,后天給劉家兒子娶媳婦打喜棚,和叫花子差不多。遇上荒年歉月,衣食無著,苦不堪言。只好背井離鄉,乞討為生。或者打工受苦攬長工,正像爬山調里唱的:“活活的一苗無根草,隨風風起飛四處落  
河套最著名的二人臺演員倪丑旦,有一年,在河套攬工,期滿回老家。走在半道,住在老鄉家里。一聽說是聞名的二人臺演員,老鄉熱情招待。為了答謝房東,吹笛演唱,誰知道觸犯一家鄉紳,說是沖撞他家的老祖宗的靈魂,讓倪丑旦樹碑招魂。經過給鄉紳下跪叩頭,點煙賠情,交出來身上的幾個血汗錢才放行。可見,二人臺一般演員更是:正是叫天天不語,叫地地不靈,求神問卦滿臉塵。  
二人臺和爬山調夯歌有著血緣關系的民間姊妹藝術,前者是地方小戲,后者是民歌。是爬山調豐富了二人臺。  
二人臺不僅吸收了民間歌舞,唱詞多數來自民歌。活躍在農村集市,廟會,社火的如旱船,小車,跑驢,高蹺,等。  
從嘉靖年間的“豐州調”到現在,樂器由笛子,四胡,揚琴,梆子等,到現在的大型電子配樂,有了根本的根改變。  
河套詩經二爬山調二人臺的陜壩“活寶”  
河套爬山調:“沒有三下倆下,不敢到臨河陜壩;你刨鬧的再歡,不如西貝拐彎。”河套地區歷史悠久,藏龍臥虎,人杰地靈。  
河套人所說的“刨鬧”就是就是指干事情,有名氣。  
西貝真名叫賈成蔭,人們又叫二哥;拐彎真名叫李光文,人們為了叫得順流,就叫拐彎。就是這兩個人,合作創作的六個二人臺節目搬上了中央電視臺,大小三十多個新編劇目搬上了地方舞臺,成了河套人驕傲,河套人的一對活寶貝。  
這不,今天晚上中央臺又要演出《二板頭進城》,這個戲專門描寫縣農機局的供銷科長常克農,吃農卡農的故事,深受廣大人民群眾歡迎。《二板頭進城》就是一出二人臺小戲。  
在悠揚的二人臺樂曲中,二板頭上場了,口中數著快板:“二板頭我手提油葫蘆,越思越想越氣粗。進城去買噴油頭,氣壞我二板頭。常克農這只吃人的虎,吃了肉還要啃骨頭。  
社員有苦沒出訴。。。。。。  
看著畫面上的二板頭,是在大集體人民公社即將土崩瓦解的時候,當時政策是放寬多了,有的地方開始包工不包產,下地再也不用聽生產隊隊長那個公雞嗓子叫鳴,可以自己安排農活。還有的地方包工包產,超產部分歸社員。  
可是剛一開始,涉及到到農民的部門,一些文化大革命時期上來的干部把守著,處處卡農害農。  
掌握柴油的叫“油老虎”;供銷社管化肥的叫“肥老虎”;水利段管淌水的叫“水老虎”;管農電的叫“電老虎”;農村信用社管給社員貸款的叫“財老虎”;甜菜收購站管理人員叫“糖老虎”。  
這六虎擋道,老農民寸步難行。每一只老虎都得罪不起,都要張開大嘴吃人。  
生產隊淌青苗,賣甜菜,賣化肥前,先要殺羊備酒,送到有關部門,稍微怠慢一些,化肥撒在地里被關了閘;賣甜菜多扣雜;賣化肥沒有貨。  
最讓人哭笑不得的是社員辦紅白事宴,晚上客人到齊了,飯吃到一半,拉閘停電,趕快騎著摩托送酒送煙賠不是。由于文化大革命剛剛結束,不正之風盛行。人們在爬山調中唱:  
騎著摩托捎著羊,村村都有外母娘。天天過大年,夜夜入洞房。”  
在改革開放時期,爬山調二人臺有了更高的發展,出現新的高潮。如久唱不衰的《夸河套》,王占昕的《王婆罵假》是風光了一時。還有劉桂珍,李虎,樊二板女,劉愛等人,影響較大。  
二人臺的藝人在舊社會里,被人看做下九流,社會地位極為低下,生活上更加艱難凄涼。正如他們所說的那樣:為了活命到處奔波  
清末民初,二人臺老藝人有:榮雙羊(蒙古族)、何三旦、張根鎖(鎖鎖旦)、劉二禿、樊二倉(白靈旦)、宋其子、閆三旦、潤其子、高四、梁二、巴根海、毛扣子、挨元子、朱銀全、計子玉、樊六、賈紅紅(揪心旦)、劉銀威、高金拴、趙士元、任鋤勾等。  
解放后,在“百花齊放,推陳出新”的方針指引下,使二人臺成為藝苑中的一朵奇葩,爭芳斗艷。孫蘭娣演唱的《小尼姑思凡》、玄克英和玄秀英演出的《打秋千》被中國百代公司錄制成唱片,廣泛發行。如:王美仙、王二富(笛子)趙旭東(揚琴)、李貴章(四胡)、康建喜、劉建忠等,這些演員多數被吸收為盟(市)和縣專業演出團體的演員和演奏人。  
我們是不會忘記他們的,他們是那個時代的內蒙古人民的活寶。  
河套詩經【三】爬山調與二人臺藝術特色  
無論爬山調還是二人臺,它們都屬于民歌的范疇。  
我國的民歌藝術形式五彩繽紛,源遠流長,反映了每一個歷史時期人人們的社會風貌和風俗人情。  
河套地區,隨著走西口的人群不斷涌入,天南地北的口音,三教九流的滲透,加上原來蒙古民族的長調,給爬山調和二人臺清新而又多元的滋養,開創了嶄新的局面。  
爬山調由于世代口傳心授,便于演唱,唱倆句停頓一下,一般現成了二行一段體的形式。  
每段的每句的字數不定,自由變化。長的每句十六七字,短的六七字。節拍和音韻參差不齊,錯落有致,耐人尋味。如下:  
叫一聲哥哥呀你不要往我家跑,  
我那個沒頭鬼男人磨快了一把鍘草刀。  
麥子長豌豆園,想了今天想從前。  
爬山調多用比興,或者蟬聯,以及疊字重音。都是本地區勞動人民的口語,明白話,清新如白開水,粗狂如二鍋頭,細膩如蠶絲被。  
我大我媽愛銀錢,  
填了枯井沒有人可憐。  
大青山的石頭烏拉山的水,  
槍崩鬼媒人五雷錐。  
雞蛋殼殼點燈半炕炕明,  
燒酒盅盅挖米不嫌哥哥窮。  
可以這樣說,爬山調內容涉及天上的鳥,水里的魚,地上的人。它是情歌,它是戀歌,它也是戰歌。  
爬山調和二人臺都是內蒙古西部地區土生土長的民間藝術。  
前者,是民歌。  
后者是地方小戲。  
它們是美麗的山丹丹花,紅艷艷的櫻桃。生長在塞北。二者的關系密切,有著血緣的關系,有著內在的必然的聯系,是誰影響了誰,誰發展了誰都沒有定論。我認為,它們是姊妹篇。  
二人臺產生與發展,據有關專家考證,在明朝嘉靖年間“豐州灘”【現在的呼和浩特】為中心,在包頭,土默川和清水河流傳。隨著在草地出現了村鎮,各種民間藝術,豐富了二人臺藝術。  
最初的“打坐腔”藝人,有的變成了專業演員  
二人臺演出,一般是一丑一旦,在四胡笛子,洋琴的伴奏下,踏著秧歌步子扭來扭去,唱一些民間小調,有時候還要穿插一些爬山調,形成了二人臺的雛形。  
二人臺不斷發展,日漸完美。有了音韻優美,流暢自然,講究節奏。更需要說明的是二人臺唱詞比較固定,有了固定的牌子去。在長期的不斷補充,豐富。特別是歷代老藝人的用嘔心瀝血,不斷創新。有了大青山調,河套調,伊盟調,漫瀚調等等。  
走不完的西口,打不完櫻桃。  
二人臺劇目繁多,沒有一個人能夠說的清楚。  
語言的應用形式多樣,比如串話,瓜嘴,繞口令,都是和轍押韻,聽起來節奏明快,語言流暢。  
通過不斷發展,二人臺藝術有故事,有人物,有情節,有矛盾。在改革開放的今天,更賦予它新的內容。  
河套詩經四爬山調二人臺中的四罵一愛  
一罵社會。  
階級剝削和政治壓迫是一對難兄難弟,誰也離不開誰。歷代統治者依賴軍隊維持反動政權。在解放前,河套地區的國民黨政府,瘋狂抓壯丁,抽稅,勞役等災難落在了貧困群眾頭上,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爬山調也生動地描寫了這些苦難,悲慘的生活現狀:  
“白毛旋風吃骨頭寒,頂梁柱柱倒塌全家完。雌怪子半夜樹頭上吼,滿村村活寡婦誰收留。  
國民黨抓兵害苦了我,  
拿上哥哥熱肉疙瘩堵炮火。  
一疙瘩沙蓬順壕豪跑,倆眼眼淚水啪啦啦掉。  
抓兵不是你救命的草,死癥底子神仙也治不好……..  
抓壯丁讓無數家庭生離死別,煙飛灰滅。“一堆活寡婦”像漂流的蘆草扎不下根,保甲長擠迫的活不成。  
字字血,聲聲淚將國民黨政權及保甲長制度的罪惡控訴和揭露無遺。  
二是罵老財。  
“大門洞洞里的風,旱地里的蔥,財主的算盤“善人”的心。”連用二個隱喻,門洞里的風最陰最厲害,旱地里的蔥最辣眼睛,比喻地財主的算盤和心腸。整個調子明快,灑脫。  
再看:“長工身背火鏊子,地主家里扇扇子。  
一口酒一口肉,放下筷子啃骨頭。  
吹胡子拍脯子,嘴里酌著酒壺子。  
抽完水煙抽大煙,紅火翻天鬼眉臉。  
打了媳婦罵長工,牛蛋眼睛賽銅鈴……  
寥寥幾句,土財主的形象躍然紙上。啃骨頭的豺狼像,抽洋煙的惡鬼像,虐待長工的兇殘像,是多么形象逼真!  
三罵媒人。  
“沒頭鬼媒人愛吃肉,仰面回家一出出路。”一出出路,一去再也回不來,見閻王去吧。可以看到,對媒人的積怨深如海,恨似山。對封建婚姻的強烈控訴和抨擊。  
“白皮皮烙餅蓋煙洞,媒人吃上得臌癥。  
二股白毛風風朝東吹,槍嘣鬼媒人五雷錐。  
一壺壺燒酒十八個饃,一條羊腿害死了個我。  
一出大門拾了一包生銹的針,扎爛媒人的心扉和眼睛………  
在罪惡的舊社會,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封建的婚姻制度和倫理道德長著血盆大口,千百年來,吞噬了多少無辜的,善良的,淳樸的年輕婦女。所以,他們的罵,是勇敢的,真摯的,發自內心的。  
四。罵惡公婆、小女婿  
在封建社會,勞動人民受著殘酷的剝削與壓迫,婦女們又多了一層宗法禮教,政治上,經濟上沒有地位,任人宰割。遵循著“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生活不平等,人權沒有保障。  
你看她們在爬山調中苦喃喃地唱:  
“井里頭的蛤蟆井外頭爬,生個巴巴的婆婆叫媽媽。  
補丁褲褲麻繩繩鞋,餓扁了肚肚當奴才。  
羊尾巴辮子瓢葫蘆頭,看見老槍嘣肉眼眼抖。【男大女小】  
白籽白瓤嫩瓜瓜,給我找小個尿床的毛娃娃。【女大男小】  
最后,萬般無奈,長嘆一口氣:“白泥墻上摩了一把灰,尋了個女婿頂如沒。”  
一愛,  
就是情歌。情歌,是爬山調二人臺和夯歌的主流,特別是由于相愛而激發出來的真摯深切的思想感情。  
情歌沖破了封建戒律,表白熱辣辣,情切切。“沙地的蘿卜旱地的瓜,山曲唱的都是咱們心里頭的話。”  
“滿村村點燈一盞盞明,就愛情哥哥你一個人。  
燒酒鍾鍾挖米不嫌哥哥窮,三十六眼窗窗半邊邊明。  
西北風凍厚了三尺冰,舍上罵名也和哥哥交。  
哥哥想你天知道,淚蛋蛋蓋起一座龍王廟。  
爬山調,二人臺和夯歌,是草原文化的結晶,是璀璨珍奇的人民詩經。  
河套詩經【五】爬山調二人臺的時代性和人民性  
最近,在看內蒙古電視臺播出二人臺藝術大師武利平專訪,結合自己多半個世紀對爬山調二人臺的耳聞目睹,親身經歷,感慨萬千,有許多話,總想一吐為快。  
武利平老師說:“二人臺它是滲透到老百姓心中的一種藝術,得到群眾的認可,有感召力。”  
在我國漫長的封建歷史社會中,產生過許多瑰麗的文學作品,是勞動人民集體智慧的結晶。包括反映民生疾苦,追求幸福,反封建,反壓迫,有著鮮明的時代性和人民性。  
列寧說過:“藝術是屬于人民的。”人民才是歷史的主人。文學藝術的生命力在于反映歷史的真實,反映人民的悲苦,具有鮮明的時代特色。  
“饑者歌食,勞者歌事。”(《韓詩:伐木序》)屬于民歌的爬山調二人臺就是勞動人民的心聲,無不體現著智慧,噴射著火焰。  
現在,農村電視數字化,頻道多了,好節目也多了。社員的生活有了質的變化,可文化生活走入低谷。電視不愛看,好歌不喜歡唱,不少是人沉溺于麻將場,賭博場,給社會帶來了不穩定,給家庭造成不和諧。  
農村文化生活值得反思。  
1.每個生產隊都有文藝宣傳隊  
在上個世紀50~60年代,二人臺演出在農村如火如荼,農民自編自演各種劇目,以喜聞樂見的方式深得農民歡迎。  
那時每一個生產隊都有自己的文藝宣傳隊,一到冬天,在昏暗的煤油燈下,演員們每天生產隊開完會后,才開始排練,一直排練到后半夜,不要生產隊一分錢的報酬,一個文藝宣傳隊,樂隊加演員最少也得二三十人,小伙子和姑娘以參加上文藝宣傳隊為榮。從臘月開始交流演出,一直演到第二年的二月二,春耕大忙。  
演出時舞臺沒有電,一根鐵絲綁一個棉花疙蛋,沾上柴油照明,天一黑,一直演到半夜,有時群眾掌聲雷動,要求在加演節目,后半夜了也不知疲倦。  
如果大隊組織文藝匯演,更是盛況空前,公社的文藝匯演就是一個交流會。現在四五十歲的一談起過去的排文藝節目,都會津津樂道。就像【老倆口學毛選】,都會唱:“吃罷飯,老兩口窗前學呀學毛選......”那時不少文藝節目內容簡單,沒有起伏的故事情節,可人們難以忘懷。為什么,節目貼近生活,有時代的印痕。  
2.五里三村看電影  
70~80年代,公社的電影下鄉演出,在農村是個隆重的節日,很多農民都早早吃完飯,聚集在演電影的的場子,翹首以待演出。  
附近的村子的社員只要聽說演電影,不管相距三五里還是七八里,可以說,男女老少只要能跑的動,一聲招呼,呼啦啦一大群就出發了。老遠只要聽見大喇叭一響,不知是誰大喊:“演開了,快跑哇!”人們嘩啦一下,全跑開了。雖然肚里裝的是玉米面餅子和酸菜湯湯,可熱量不少,一會兒人人汗流浹背,個個上氣不接下氣。電影一般演二場,有時候還要加演新聞紀錄片,散場的時候已經過了午夜。肚子里的那點食物已經消化的干干凈凈。尤其在寒冬臘月,又凍有餓。回家的路上,人們紛紛議論故事情節,興頭立馬來了,七八里的路程,不知不覺的走完了。回到家,一大茶缸子熱水,半盤酸蔓菁條子呼嚕呼嚕下肚,就能做個好夢。  
進入90年代后期,電影銷聲匿跡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旗烏蘭牧騎的演出也稀稀落落了,除非哪鄉鎮為了慶祝人歡年豐,請來了烏蘭牧騎演出。  
3.鼓匠班子歌手的興衰  
在往后,2000年左右,一種新的演出進入了農村,這就是在置辦喪事時,由主家聘請鼓匠班子的演員來表演二人臺和流行歌曲匯合在一起的大雜燴。從它一出現到現在一直占領了農村文化表演的主要舞臺,并統治了十幾個年頭。有的內容庸俗下流,不堪入目,不過,也還有一部分觀眾。  
喪事大雜燴表演剛開始確實吸引了很多農村觀眾的眼球。它以新潮的流行歌和經典的二人臺曲目組成,可以滿足不同年齡段的觀眾。演員不少來自于專業的,有一定的功底和素質。曾幾時,農民趨之若騖,觀眾如潮,他們有的從很遠的地方趕來,就為赴這精神盛宴。當然辦喪事的家屬為此付不菲的酬勞。在一開始時,稍稍有些錢的人雇上這些歌手,可是時間一長,別人不得不雇,因為眾口鑠金,誰也不想讓大家戳自己的脊梁。雖然家里是哀傷的氣氛,但外面戲臺上下卻喜笑顏開,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讓人覺得不倫不類,很快就形成了新的風俗。本來死了人極其悲傷,但又雇上了唱歌唱戲的演員,他們又不唱悲歌,這簡直有點像歡慶,主人家雖心里別扭,終也忍著。有的是隨大流,麻木了。一些有錢的子女,花大價錢,請名演員演出,在鄉親面前張揚一下。  
演員們循規蹈矩,好好地唱歌,無可非議。可有的演員為了吸引觀眾,把一些美好的劇目進行了改造,把不堪入目的動作加上。更有甚者,男演員裝成喪妻的光棍追喪夫的寡婦,滿場亂跑,滿場浪叫,還在后面跟著傻男愣女,觀眾笑聲雷動。這時,掀起了演戲的第二個“高潮”,觀眾又是蜂擁而至。  
千里長席,沒有不散的宴,這種黃色表演在紅了幾年之后,終被農村的觀眾冷淡,因此每逢死人之際舞臺表演時,氣氛冷冷清清,臺前沒有幾個人。這時,此類表演已山窮水盡,日漸趨微。可是,還是照演照唱,不然人家會笑話:“怕花錢!”  
我們盼望著新時期農民喜聞樂見新的文藝節目,占領農村這片土地。現在,電視和電腦已經進入了農戶,更需要活躍農村文化生活。開辦文化活動中心,體育健身活動中心,休閑廣場等。人有了錢,更要有精神.  
河套詩經【六】爬山調二人臺的表現形式  
爬山調是群眾抒情言志的口頭詩歌,不管你是不識字,還是文化人,都可以交流情感,表達心聲。  
在表達的過程中,不需要舞臺,不需要觀眾的多少,更不需要觀眾的認可。  
爬山調可以唱給別人聽,也可以唱給自己聽。  
爬山調是一種民歌體。它的特點是:倆句一組,字數不一。  
爬山調多用比興和疊字重音,語言是本地區勞動人民的口語,明白話。抒情時,一唱三嘆。  
如行云流水,剛柔并濟。你看下面的幾首爬山調:  
清水水玻璃陽婆婆照,滿口口白牙牙對哥哥你笑。  
紅格丹丹的嘴唇唇毛花花眼,就像那露水地的香瓜瓜脆格瑩瑩的甜。  
哥哥的爬山調安住了小妹妹的心就像那十五的月亮十六明。  
沙彎彎上的鴻雁拍翅膀膀叫,招魂魂的哥哥把沒頭鬼的妹妹瞭。  
河套地區的爬山調,有著自己的獨特的生活天地,習俗風情,一股山藥疙瘩味道。它富有生命力,散發著淳樸的天然的泥土芳香。主要原因是,它的根深深地扎在肥沃泥土中。  
淳樸感人,不以華麗浮躁取勝。歌唱時候一板一眼,風趣押韻。不管是唱的還是聽的,流暢悅耳,音韻和諧,如果加上“呀”等字,更加悅耳動聽,回味無窮。  
白馬馬叫喚倒主呀,寡婦唱曲要走呀。  
你為朋友哄鬼啦,就好比秋后的螞蚱霜打的瓜。  
脆英英的韭菜扎把把嘞,咱二人交朋友托終生嘞。  
我們知道,爬山調以她的節奏感和韻律美而深受勞動人民的喜愛。它似珠落玉盤,山泉叮咚。它不受場地時間的限制,即興創作,廣泛流傳。  
二人臺就不一樣了,它要有演出場地,需要一定的樂器,還要有觀眾。  
在廣袤的農村田野,一縷縷炊煙裊裊升起。晚風習習,河套地區一個小村莊就要演出二人臺,給小村增添了幾分喜慶。  
演出場地早早地被孩子們“瓜分霸占”,等待大人們的到來。  
正式劇目沒有開始演出,樂隊開始演奏牌子曲,權當作開場。  
一把二胡,一張洋琴,一支笛子,梆子一齊演奏。尤其是晚上,農村空氣濕潤,聲音傳播的很遠。十里八村都可以聽到。  
這悠長,嘹亮,明亮的曲調讓人如醉如癡。  
有很多的二人臺劇目,就是直接從爬山調改編過來的。最著名的就是《打櫻桃》《種洋煙》等。  
這些劇目,在民間藝人的努力下,漸漸地成了腔正字滿,和諧動聽。  
二人臺唱詞豐富,丑旦角分明。劇情內容舞蹈內容水乳交融。  
河套詩經【七】爬山調二人臺火辣辣的情,掏心窩窩的愛  
愛情,是人類最甜美高尚的感情。歌德有句名言:“青年男女誰個不善鐘情,妙齡少女誰個不善懷春。”  
歌唱愛情的歌,是人類的第一支歌。在我國的最早的《詩經》的開篇《關鳩》里說:“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爬山調二人臺,反映了戀人之間的火辣辣的情,掏心窩窩的愛。  
尤其是在封建社會,舊的封建禮教對男女的自由戀愛的視為洪水猛獸,違背了封建統治的:“男女授受不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為了愛情,青年男女們用爬山調表達他們的心聲,成了他們表達感情的紐帶。  
聽聽那些樸實無華,感情真摯,充滿了泥土的芳香,那一句不是火辣辣的情,掏心窩窩的愛:  
爬山調調本事捎話話的人,哥哥的的山曲曲攝取了小妹妹的魂。  
我為哥哥把珊瑚珠珠膊脖上繞,海棠花花淚蛋蛋只為哥哥掉。  
睡夢里聽見哥哥的馬鈴鈴響,一頭碰破倆眼眼玻璃窗。  
一對對鴻雁展翅翅飛,小妹妹耳熱眼跳咋各地想你。  
河套地區人稱為“楊家河畔的趙樹理”劉秉忠,出生在杭錦后旗陜壩鎮滿天紅,雖然1974年初中畢業,勤奮好學,畢業北京人文函授大學中文系,成了知名的記者,作家。打開他的《河套故事》《恩愛夫妻》開篇就寫:  
“二十八年前秋天的半后晌,我在玉米地割草,我老婆也在割草,不過那時候還沒有成了我老婆,是個青頭大閨女。我看見她想我老婆,我就扯開嗓子忽顫顫地抖了一句山曲:“你媽媽生下你人人愛,紅鞋鞋繡著倆苗綠白菜。”一句話把她唱的不割草卻割起玉米桿子來…….這年冬天,她成了我的老婆。  
河套女子健康善良,漂亮大方,都希望得到海一樣深,雪一樣白的純潔的愛情。倆心相印,跨越時間的長河,永葆青春,白頭偕老。  
記得我小的時候,村里的年輕后生,一過立夏,就要給生產隊放馬。他們躍馬揚鞭,生氣勃勃。  
一早一晚,軟顫顫的爬山調抖開了。在空曠的鄉村,空氣潮濕,聲音傳播的很遠很遠。  
小伙子在唱:  
想妹妹想的眼睛花,蕎麥地里摸西瓜。  
媽媽長長嘆氣:“唉,灰小子有了心事,該娶媳婦了。”  
大姑娘唱:  
大河里困住了一條魚,專等哥哥你來開渠渠。  
媽媽馬上就會喜笑顏開:“不愁了!”  
河套詩經【八】爬山調二人臺的比興賦,形象生動,膾炙人口  
比興賦,是我國民歌與詩歌傳統的三種表現手法。在民歌和詩歌的創作中,比比皆是。  
我國的民歌和詩歌之所以形象生動,意境深遠,膾炙人口,流傳千年萬載而不朽的原因所在。  
爬山調二人臺是民間詩人和文人在創作過程中,歌手們你唱我聽,我唱她和,用形象說話。比興賦相互應用,往往借助鮮明的具體的感性形象,收到了新穎,奇妙的效果。  
爬山調二人臺里的比喻素材,多數是民間詩人生活周圍的事物和景物。恰當的應用,妙趣橫生,自然逼真。  
塞北農村的草地,野花,白云山河,日月星辰,飛禽野獸,都可以納入期中。  
媽媽大大刀子般的心,  
活牛身上剮肉你痛不痛。【舊社會封建社會哭訴買賣婚姻】  
黑老哇落在了臭水潭,  
當長工的哥哥好心慘。  
哥哥想我唱上幾句爬山調,  
我想哥哥站在房頂頂上瞭。  
為一個貼心人人沙里澄金,  
丟一個小親親火上烙冰。  
只估劃天定姻緣就是咱們倆,  
沒想到半路上下雨遭雷打。  
以上幾段爬山調,沒有一句華麗的辭藻,而是勞動人民口頭詩歌,質樸明快,有著深厚的思想感情,濃郁的生活氣息,情真意切,讓人回味無窮。  
這些爬山調,大都引用到了二人臺。  
如二人臺小戲《拉毛驢》中劉喜唱到:“臉蛋蛋白里又套紅,胭脂點紅好襲人。”  
《羅糕面》中唱到:“風和日麗好風光,花紅柳綠草吐香。”等,都是爬山調里的句子。  
爬山調二人臺中的比興賦,比喻的令人目瞪口呆,如“淚蛋蛋蓋起一座廟。”“淚水水流成了一條河。”  
可是經過歌手們唱出來,就沒有感覺到任何的夸張,別后重逢也好,它鄉思念也好,是真實的,情真意切的,挖心掏髓般的真切。  
不管是上句比喻下句興也好,還是下比上賦也好,這種借物言志,比喻事理表現了人民的愛憎分明,更加具體生動。  
河套詩經【九】  
河套呱嘴王  
說起來不怕人笑話,為了社區文藝演出編了二人臺呱嘴《王婆創城》,劇情沒有起伏,可是效果還好,參加市文藝匯演,竟然得了名次獎!  
說一千道一萬我對二人臺呱嘴藝術情有獨鐘。小的時候最愛看呱嘴戲《王婆罵雞》,有許多臺詞還會那么一倆句。  
進入新的時代,多媒體藝術也對二人臺影響頗大。尤其是在電視節目中《王婆罵假》系列,在地方和中央臺播出,甚至出了國門,了不起呀。  
追根溯源,好的演員,就要有好的劇本。這一系列劇本都是由巴彥淖爾市土生土長的劉先普先生主編的,起到了錦上添花的作用。  
《王婆罵雞》不一般  
我第一次看王占盺的《王婆罵雞》是在2004年秋天,那時王占盺還不出名,來到了杭錦后旗三道橋一家姓張的煙販子家里,給爺爺祝壽,王占盺表演了《王婆罵雞》。  
原本只是二人臺在開場前烘托氣氛的呱嘴,卻被王占昕以一個節目的形式出現,得到了滿堂彩,叫好聲不絕于耳,鼓掌不息,每個來賓都為此喝了一杯。由于王占盺惟妙惟肖的表演,連襟倆個重金打賭王占盺的性別,一時傳為佳話。  
演出中王占盺的抖肩風趣而自然,扭臀風流而不失端莊。為什么有如此的效果,我想到了一個偉人說過:文學藝術源于生活,高于生活。  
河套地區,美女的標準是“種地就種沙蓋樓,娶老婆就娶一簍油。”這一簍油的老婆就是身體好,肥肥胖胖。干活有力氣,自然屁股蛋肥大,生兒育女不成問題,走起路來屁股扭動幅度大,討男人的喜歡。  
比較輕浮女性,走路不穩重,扭扭捏捏,左右搖肩膀,左顧右看,讓人不舒服,會引起歪門邪道的想法。  
王占盺的嗓子好,演出時二音又用的好,完全是一副老太婆的腔調。  
王占昕每次演出都很認真,有創新,讓觀眾耳目有一新的感覺,百看不厭。  
在閑聊中我才知道,王占昕1970年出生,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剛剛初中畢業王占昕就考入了巴彥淖爾臨河曲藝團。這一年是1986年,當年王占昕才15歲。  
王占盺每次演出都受到當地的老婆、老漢們歡迎,成了名副其實的“粉絲”。散了場不走開,等王占盺卸妝,都要一睹王占昕真容。  
說起來也許你不相信,那么出名的一個人,王占昕每天騎一輛笨重的28自行車,車后拖著呱嘴所用的器具,和妻子于慧敏參加當地的婚慶,每場下來掙個百十來塊。  
《王婆罵雞》由來已久,在當地還被老鄉們稱之為干嗑、數板,演員要有繞口令、打快板的基本功,王占昕第一次演呱嘴《王婆罵雞》時,并沒有感覺為難。  
團里沒有好的行頭,王占盺個人又買不起,影響了演出效果。  
2000年山西一家音像出版公司,先后將王占昕的演出曲目,灌制成盒帶、影碟,加速了王占昕的知名度。  
2003年王占盺從臨河歌舞劇團調入巴彥淖爾歌舞團,原因王占昕解釋說:“為了多掙點錢”,每個月500元的工資,是王占昕選擇巴彥淖爾歌舞團的原因之一。  
獲得內蒙古五個一工程獎的戲曲《烏蘭圖克》由巴彥淖爾歌舞團正式排練,王占昕在這部戲曲中的角色是“男一號。”  
2004年,在內蒙古、山西、陜西、河北舉行的四省區二人臺大獎賽,作為一名年輕演員,王占昕依靠呱嘴《王婆罵雞》一路過關斬將,最終成為此次大獎賽的亞軍。  
《罵假》系列名聲大震  
在頒獎的時候,時任內蒙古黨委宣傳部部長張國民給他的建議:“小伙子,現在假冒偽劣如此嚴重,你為什么不罵一下假呢”。  
說起那個時候,老百姓對于“假”貨真是深惡痛絕!假煙假酒、假化肥假農藥、更可恨的假藥假大夫,圖財害命,罄竹難書呀。  
王占盺領獎回到巴彥淖爾歌舞團后,找到臨河市文聯劉先普,告訴他自己的創作意圖,最終有了王占昕的另一成名作《王婆罵假》。  
《王婆罵雞》一舉成名,《王婆罵假》更上一層樓。  
2006年9月,通過層層遴選、比拼,王占昕最終依靠自己的呱嘴《王婆罵假》成為內蒙古曲藝界摘取牡丹獎的第一人。  
這個獎是內蒙古第一,同臺領獎的大腕有趙本山、閆學晶等人。  
四省區大賽脫穎而出、在內蒙古曲藝界成為摘取牡丹獎第一人后,王占昕最大的變化是,身價倍增,這期間王占昕被調入內蒙古二人臺藝術團。  
從巴彥淖爾臨河曲藝團,到內蒙古二人臺藝術團一共26年。這期間的酸甜苦辣對王占昕而言,夠品味一輩子的。  
中央電視臺的《曲苑雜壇》主持人汪文華與他取得聯系,在巴彥淖爾歌舞團錄制了他的現場表演,還盛情邀請他參加《曲苑雜壇》欄目,在該欄目上,王占昕成功出演的《王婆罵假》、《王婆喜表二人臺》、《王婆觀燈》節目,引得大家捧腹大笑,有人士認為,此舉標志著王占昕的呱嘴正式走向全國。  
2007年對于王占昕可謂喜事不斷,出于二人臺藝術需要抱團發展,正式拜二人臺表演藝術家武利平為師,彼時各大新聞媒體對此給予關注。  
2007年,王占昕代表中國曲協應邀出國進行藝術交流,在日本他的節目,由于觀眾受喜歡的程度,第一次演出的時間是7分鐘,由于觀眾非常喜歡,被臨時加至20分鐘。  
在法國,他最為幸福的事情是“與藝術家李立山一起為法國觀眾解說二人臺。”很多法國人對于二人臺這種曲藝并不熟悉,李立山負責解說,而王占昕則擔負起表演的角色。讓他感慨的是,法國人對哥哥妹妹談戀愛,沒有概念,他們誤認為同胞姊妹在談戀愛,為此王占昕只好一遍又一篇的給予法國觀眾解釋。  
2009年,王占盺參加內蒙古首屆二人臺藝術節榮獲金獎的事情,成為了內蒙古曲協副主席,創作的《王婆說風》。  
對于當前社會的賭博風、酒后醉駕風、物價漲價風,行賄受賄風、貪污腐化風等不正之風,王占昕在這部新的呱嘴節目中將會逐一呈現。  
王占盺成了一顆熠熠發光明星。  
王占昕的呱嘴藝術,“呱嘴風”,開始流行。社會上真假王占盺屢見不鮮。  
舞臺上的王占盺愛詛咒、愛憤怒、擺著夸張手勢不同凡響。在平時的生活里王占盺謙和平易近人,低調做人,有好的口碑,崇高的藝德。  
無愧呱嘴王  
二人臺與“呱嘴”之間有著血肉相關的關系。  
二人臺是流行于內蒙古自治區及山西、陜西、河北三省北部地區的戲曲劇種,因為其劇目大多采用一丑一旦二人演唱的形式,所以叫二人臺。  
用笛子、四胡、揚琴等樂器伴奏,由二人對唱對舞,它是由曲藝二人臺發展而成的地方戲曲劇種。  
“呱嘴”是二人臺的一種表演技巧,夸張的藝術,口頭的歌謠,真情實感,自然流露。  
呱嘴(又名數板、科kuo子),屬于曲藝,是說唱類里的韻誦體,由打擊樂伴奏,表演手法是只說不唱。像《王婆罵雞》就是其中之一。  
在傳統二人臺中廣泛使用,與唱和舞并用,合轍押韻,疾緩有度,多用串話、諺語,詼諧幽默,多蘊藏著許多哲理和生產、生活知識,給人以啟迪和智慧。  
呱嘴一開場,就會掀起觀眾感情的波濤,燃起心靈火花!  
二人臺在表演時,呱嘴藝術中多用于丑角入出場時的上場白,起著吸引觀眾、穩定情緒等作用,多用于傳統劇目中某個劇目的開始之前或中間,從形式上來講,是二人臺曲目的一部分,但在內容上往往與本戲無關,表演者以此逗人一笑,又或,對劇中主人公的性格進行烘托,達到詼幽默。像《王成賣碗》《打金秋》等劇目。  
濃濃的年味在空氣中彌漫,春天的腳步已經款款而來。每年春節前后,是二人臺演出最佳季節。各種文藝演出也拉開了帷幕。  
最受老百姓喜歡的還是二人臺演出。那其中呱嘴,讓現場觀眾如醉如癡,掌聲和笑聲不斷。  
王占盺在多種場合王占昕總是這樣表白自己是農民的出身,他把相聲“貫口”的童子功巧妙地運用在二人臺呱嘴的表演中,又創造性地把蒙古族舞蹈“抖肩”的技巧融合進去,加上他天生一副好嗓子,極大地豐富了二人臺藝術的表現力。  
第四屆曲藝最高獎“牡丹獎”。二人臺呱嘴“王婆系列”在社會上引起了極大反響,被二人臺表演藝術家武利平稱贊為“河套第一嘴”。  
中國曲協主席劉蘭芳、副主席姜昆看了王占昕的演出后高興地說:“占昕拿牡丹獎,當之無愧,就連趙本山也是第一次獲得牡丹獎,巴彥淖爾出了這樣的人才,是巴彥淖爾的驕傲,也是內蒙古曲藝界的驕傲”。  
王占昕作品原創二人臺呱嘴有:《王婆罵雞》、《王婆罵假》、《王婆說亂》、《王婆賣瓜》、《王婆巧夸二人臺》、《王婆觀燈》、《王婆進城》、《王婆搭禮》、《王婆說圓》、《王婆喜表十九大》。  
愿王占盺呱嘴藝術不負眾望,更上一層樓。愿河套二人臺藝術更上一層樓。  
河套詩經【十】  
倪丑旦與二人臺牌子曲  
倪丑旦,1917年生,屬小龍,出生于陜西府谷溫家峁,學名倪根舉,卻知道的人很少。  
2018年,是著名民間藝人倪丑旦誕生100周年。  
倪丑旦是藝名。  
倪丑旦小時候跟大爹爹學唱二人臺,大爹管教很嚴,本人聰明好學,許多樂器都是無師自通。吹拉彈唱樣樣都行。  
倪丑旦無意中看見一個過路藝人用鼻子吹笛子,他也琢磨著吹,解放前就成了遠近聞名用鼻子吹笛子的藝人。  
1933年17歲的倪丑旦和大哥結伴步行來到河套,在臨河市黃羊鄉廣聯四隊定居,直到2008年去世,享年92歲。  
1953年綏遠省舉辦全省民間藝人文藝大賽,倪丑旦唯一的一個用鼻子吹笛子,獲了大獎。  
1956年冬米倉縣第一期舉辦全旗聲勢浩大的業余文藝匯演,倪丑旦帶領的二人臺劇團助興演出,受到了縣政府的獎勵。  
多少人都為倪丑旦用鼻子吹笛子好奇喝彩。  
演出結束不到一個月,米倉縣召開文字交流會,倪丑旦的二人臺演出隊也來了。  
上一次沒有看到用鼻子吹笛子的人都來了,簡直是人山人海。  
1957年,河套行政區舉辦全區文藝匯演,倪丑旦二人臺劇團參加演出,成了主要演出隊,獲得了大獎。  
1995年5月倪丑旦參加內蒙古器樂大賽,獲得了第二名,受到了自治區領導的接見。  
隨著人民公社建立,倪丑旦家劃歸臨河縣,米倉縣改名杭錦后旗。  
倪丑旦的三兒子倪永兵回憶說:母親健談,十分賢惠,全力支持丈夫的二人臺演出。  
日子雖然清貧,活的自在、快樂知足。  
二人臺是勞動人民精神、思想、感情的結晶。  
二人臺音樂有著豐富多彩的曲牌,是二人臺藝人的世世代代口傳心授的瑰寶。  
她有著著黃土地上泥土的芳香,起伏的音節流淌藝人們的激情。  
二人臺曲牌更是黃土文化的精粹。  
二人臺曲牌是一朵奇葩,一響遏行云。它入心入耳,蕩氣回腸,令人精神為之一振。  
二人臺曲牌是勞動人民精神、思想、感情的結晶。  
她有著鮮明的地域特征:土氣、大氣、美氣。  
二人臺曲牌,是二人臺經典音樂中的精髓與精華,祖輩盛傳,經久不衰。  
每次二人臺開場首先要來一段牌子曲。  
這和唱大戲每次開場都要來敲三通鼓一樣,一來烘托氣氛,招呼看戲的人,“快開戲了”。  
二來告訴演職人員,各就各位。  
要奏好二人臺曲牌,實非易事,既要有扎實的功底,更要有良好的音樂歷練與素養。  
倪丑旦別出心裁,在每次演奏牌子曲的時候,不用嘴而是鼻子吹,那場面肯定是不一般。  
河套地區“九。一九”起義,建立了新政權,老百姓為了歡慶自己的翻身得解放,僅米倉縣四十多個鄉組織起了七十多個業余二人臺劇團。  
倪丑旦所在的臨河黃羊鄉正屬米倉縣,倪丑旦起到積極的作用。  
他們演出的《楊三加入了互助組》、《自由花兒結了果》等自編自演節目最受老百姓喜歡。  
據歷史資料記載,二人臺音樂牌子曲的先賢為數不少,人才倍出。  
知名演奏藝人有撒太廟四胡名家吳振民,嗩吶藝人馬小禿等。揚琴演奏家敖子逸,嗩吶演奏家楊占山,笛子張風起,幾個人是絕配。一旦演奏,激情四溢。  
張風起在二人臺枚笛演奏中吸收借鑒了先師的嗩吶技巧、風格與激情,形成自己的枚笛風格。再加上年輕氣盛,在寂靜的農村夜晚,空氣潮濕,美妙的枚笛傳出好幾里遠。  
倪丑旦他們的二人臺劇團,主要活動在臨河、杭錦后旗一帶演出。  
保存傳統劇目《掛紅燈》、《五哥放羊》《買菜》等。又適逢在新社會,二人臺有著廣闊的天地,好機遇,使老藝人如魚得水,如虎添翼。  
二人臺牌子曲在音樂樂理與創作上,飛躍了一大步:由一個草根藝術登大雅之堂。  
二人臺的藝術的傳承人的工作普遍開展,為二人臺增添新的生機。  
電子琴、架子鼓一批現代樂器的加入,演奏了味美動聽。  
原汁原味的《打櫻桃》,較為知名的有《豐收樂》、《夸河套》、《水上南梁》等時代精品。  
二人臺曲牌的演奏,使舞臺效果更加增色增美,受眾喜愛。  
這幾年,農村文化大院的發展,帶動了旅游業的發展。  
二人臺曲牌音樂這一非遺文化傳家瑰寶,漸入動態運行態勢,舊貌換新顏。  
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  
讓人高興的是現在各級政府,說正話,辦正事,發揮正能量!  
二人臺愛心人士都為二人臺這座高樓大廈添磚加瓦。  
二人臺的春天必將到來,必將綻放出萬紫千紅的絢麗之花!  
內蒙古烏海林蔭街道關工委劉文忠
作者: 來源: 發布時間:2019-11-23 關注:
相關文章
大學生熱點信息
  • 校花自拍私照 美女盡在民間校花自拍私照 美女盡在民間
  • 倪妮校園時代私照清純可人倪妮校園時代私照清純可人
  • 民國時期的校花照片民國時期的校花照片
  • 拉脫維亞美女,留學艷遇率最高國家拉脫維亞美女,留學艷遇率最高國家
  • 16歲美少女Kotakoti芭比娃娃照,小巧紅潤臉蛋精致五官最勾魂小美女16歲美少女Kotakoti芭比娃娃照,小
  • 美國90后少女生活片段美國90后少女生活片段
  • 大學生假期的放縱生活大學生假期的放縱生活
  • 探秘京城富二代的豪車夜生活探秘京城富二代的豪車夜生活
  • 走進日韓白富美迷亂夜生活走進日韓白富美迷亂夜生活
  • 清純女大學生一張一字馬走紅網絡清純女大學生一張一字馬走紅網絡
  • 李宇春穿黑小西裝女外套甜笑美時尚無比李宇春穿黑小西裝女外套甜笑美時尚
  • 馬伊琍穿皮衣機場趕路似走秀,又美又酷盡顯氣場馬伊琍穿皮衣機場趕路似走秀,又美
  • 鄭秀晶穿粉色裙子難掩發福身材鄭秀晶穿粉色裙子難掩發福身材
  • 秦海璐穿黑拖尾裙盡顯高貴優雅氣質秦海璐穿黑拖尾裙盡顯高貴優雅氣質
  • 林允兒穿露背長裙優雅撩發女神范兒足林允兒穿露背長裙優雅撩發女神范兒
www.0212622.live 愛開大學生©版權所有 轉載請保留愛開大學生版權信息
刷宝怎样发视频赚钱吗